13601017296
13161456683

了解广衡

UNDERSTANDING GUANGHENG

专业角度看李心草案:公众的疑问和猜测为什么这么多?

已被浏览:127次 更新日期:2019年10月14日

专业角度看李心草案:公众的疑问和猜测为什么这么多?

来源:新律说

昆明李心草溺亡案的案情目前警方还没有详细通报,公众的疑问和种种猜测扑面而来,作为专业刑事律师,我们只能根据目前主流媒体披露的相关信息予以分析,提出客观的疑问与思考。

赵三平律师(北京广衡律师事务所主任):

对案件的定性,从法律客观性来讲,我们要的是一个排除合理怀疑、符合常识的结论,而不能是片面的、一定要印证先入为主的主观判断的说法

报道称:2019年9月9日凌晨3点,李心草的母亲陈美莲接到昆明市盘龙区鼓楼派出所电话,“有4个小孩约着一起跳江,其中一个就是(你女儿)李心草。陈美莲赶到派出所时,却看到视频中另外三个人衣服是干的,没有下水的迹象。事发后,第一个赶到派出所的是李心草的表姐,她表示,视频中打人男子自称,与李心草是第一次见面,见面期间没有从事违纪违法活动,也没有暴力行为,“他们称李心草负能量爆棚,是自杀。”

10月14日清晨有媒体援引昆明警方的话称“案件初步结论是意外落水,不构成刑事案件。”同日,昆明警方宣传部门的负责人又向媒体澄清,“他对14日清晨媒体发布的情况不知情,没有发布最新的相关通报。”

情况扑朔迷离啊!

从刑事分析的角度,有这样几个具体疑点:

——9曰9日凌晨3点,李心草母亲接到的这通电话是不是真实存在?是不是盘龙区鼓楼派出所的民警打的?是不是说了“相约跳江”的话?和李心草一起的三个人是不是说了“李心草负能量爆棚,是自杀”的话?14日清晨向媒体称“案件初步结论是意外落水,不构成刑事案件”的人是不是昆明警方的办案人员?昆明警方宣传部门负责人说他对14日清晨媒体发布的情况不知情,那么是不知情,还是昆明警方没有人向媒体说过这样的话?

如果李心草母亲确实接到了鼓楼派出所民警的电话说李心草等四人“相约跳江”,那么李心草为什么要和第一次见面的李姓、罗姓男子相约跳江呢?更重要的是,李姓、罗姓两男子为什么要和从未谋面,之前没有任何交集的李心草“相约跳江”呢?鼓楼派出所“相约跳江”的结论依据是什么呢?

任姓女子和李姓、罗姓男子有没有对李心草母亲说“李心草负能量爆棚,是自杀”呢?如果有,这三个人怎么知道李心草溺水身亡是自杀,而不是酒后失足溺水呢?既然他们说“李心草负能量爆棚,是自杀”,那么,是不是在他们和李心草喝酒期间,李心草表达了负能量爆棚的情绪,并且表示过要自杀呢?如果李心草和这几个人在喝酒期间表达了要自杀的想法,从刑法的角度,这几个人由于相约喝酒的先前行为,对李心草就负有了阻止、预防、看护的义务。如果他们没有尽到该项义务,是否涉嫌不作为呢?

 

有负能量、有自杀的想法,不等于马上要去自杀,为什么喝完酒后李心草就毅然决然的自杀去了呢?其他三人有没有对李心草做什么刺激性的事或者说刺激性的话呢?如果有,这三人是否涉嫌不作为的故意杀人呢?

那么,这三个人对李心草做了什么呢?公众的种种猜测就从这些不清楚的情况而来。

从已知的视频看,这两名与李心草第一次见面的男子,对李心草有按压,搂抱、打耳光的动作。

有的媒体的解释是:李心草喝多了要砸东西,视频中男子用身体把李心草压在长条椅上是为了防止她砸东西;视频中男子脸部贴近李心草的脸是低声安抚醉酒的李心草;打耳光是征得李心草室友任姓女子同意后,给李心草醒酒。

既然李心草已经酒醉到了需要人整个躺压在椅子上才能控制的程度,那么,这三个人又是怎么给了李心草独自走到江边自杀(意外落水)的机会的呢?

另外说明一点,公安机关接到报警后,受理和立案是两个不同的概念。受理后应当进行初步调查,如果发现没有刑事犯罪,就不会立案。从目前的情况看,目前警方还没有做出刑事犯罪的定性,仅是成立工作组核查。

警方成立工作组核查,意味着离真相近了一步。人命不是草芥,哪怕小草也有尊严,有获得善待的权利。法治社会,公众有理由相信正义不被溺亡,真相终会水落石出。

最后,我再次强调:公众只是需要一个可以排除合理怀疑、符合常识和逻辑的结论。
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万达广场12号楼 1002室

机构:北京广衡律师事务所

电话:13488852990

电话:13488823004

Copyright © 2017北京广衡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2345678号-1   技术支持:中心网

返回首页

联系我们

热线咨询